【方叶】妹妹和未亡人(下·FIN)

心宿二捕获:

【方叶】妹妹和未亡人(下)




Attention:




1、大家过年好呀!


2、捉虫感谢=333=


3、如果你们想要骂我,还不好意思的话,直接在回复里写“斟酌一下”就行了Σ(´Д(O=(。ω。*))


 


前文链接:


【方叶】妹妹和未亡人(上)


http://antarescapture.lofter.com/post/24ff01_d348c9


 




 


前情提要:




“年轻人我不懂爱,甚至不敢幻想和叶修有一个未来。”方锐揶揄,“你呢小姑娘,你说你在思考未来和爱的时候,你想到了什么?”


 




此时天色全黑。他们在一片全黑中,各坐沙发一端,挥舞着语言这具火把,因一个人,时而互相取暖,时而互相灼心。


 


“你刚刚说我们兄妹情深,”苏沐橙缓缓开口,“没错,可是又不止。这话本不该随便说的······”苏沐橙欲言又止。


“嗯。”方锐表示理解,可是他提出了另一种可能,“要不就当对着我彩排一遍?苏妹子你也知道,心里想得明白是一回事儿,但开口能不能说清楚又是另外一回事儿。你要是信得过我,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沐雨橙风。”


 


“别这样,下次我看见沐雨橙风会出戏的,我就当你是海无量吧。”苏沐橙笑了,心里松动了几分。


“女施主有缘,请择一字,贫道可有幸为你测算一二?”方锐还挺入戏。


“那就测一个‘秋’字吧。”


““秋”这个字,左‘禾’右‘火’。左‘禾’,禾苗出生的时候,荠麦青青,乃是春天,万物正润。而‘火’这个字,暑气正盛,天干物燥。左右冲突,一听就知道是个伪字,用这名的,也一定是个假名。”方锐还说得挺头头是道。他想起了叶秋和叶修的老梗。“女施主和这个以‘秋’入名的人,可有善缘?”


“他是我哥。”苏沐橙说。


 


方锐只当苏沐橙在说叶修,所以自然地把话题带了下去,


“可女施主又觉得你们二人的缘分又不只是兄妹,可是为何?”


 


 “这个带‘秋’字的人,真是我哥,叫苏沐秋。17岁那年,走了。所以‘秋’字也可以这么解呀,禾不敌野火,未成先亡。”


方锐这时才明白他劝诱苏沐橙说出的话,究竟含着怎样的分量。他在黑暗中坐正,只能用十二分地专著来报答这份坦诚。


 


“我那年也就13、14岁,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。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开始养我,”苏沐橙没说“他”是谁,但是方锐和她都懂,“我初中的时候第一次来例假,还是他给我买的生活用品。我躺在床上疼得蜷成一团,他就在床边一步不离地守着,怎么撵都不走,活像我进了重症监护室一样。你说,这是哥待妹妹,还是爹养闺女?”


方锐没说话。他觉得有个AT力场正随着苏沐橙的话铺开,把叶修和她拢在一起,而方锐进不来。他心里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,无关痛痒,但是细丝丝地难受。


 


    苏沐橙接下来的话很轻,又很乱,比起交谈,更像是自言自语。她终于成功地如方锐所愿,把他当成了一个不会多语的听众。


“我什么都不懂,只是一个劲儿的哭。现在也什么都记不清,只记得先是在学校,然后就到了南山公墓,再然后就回到了我们的那间小屋。我蹲在门口不进去。进去就完了呀,进去了,屋里空荡荡的,可不就成真了?他劝了又劝,我就是不听。最后他陪我在门外待了一晚上。我不知道什么睡着了,只是突然挣开眼睛的时候,在一片黑暗中,看到了挂在中天的月亮。我们那小屋的楼道里又破又旧,灯早就坏了,半夜的时候伸手不见五指。唯一的亮光就是窗外的那轮月亮。我的下巴窝在他的肩膀上。那时候他什么可没有现在这么多肉,锁骨硌地我脖子疼。他不知道我醒了,一直用手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。我处在黑暗中,看着天上唯一的亮光,心想,那个就是叶修了。那一刻,我明白了整个世界上除了叶修我什么都没有。你知道命悬一线的感觉吗?不,你应该不知道,你没当过13岁被吓破胆的小女孩。如果他不要我了,如果他也就突然就走了,我·····”苏沐橙停了下来,连这种假设她说都说不出来,即使时隔多年,她长大了,知道那不可能发生。“我在他怀里吓得发抖。他把我搂紧,问我冷了吗?我摇头。十几秒之后,他贴在我耳边跟我说:别怕,沐橙,有我呢,我一直在。你信我,沐橙,信我。”


 


方锐仿佛听见了叶修在他耳边说着这段话,心里痒地不行,激动得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如果叶修现在出现在他眼前,他会不管不顾地把他推倒在眼前的沙发上,扯着他的头发,吻他,把他的话从他的舌尖上直接叼走,让这些话一秒空气也见不到,沾着湿漉漉的唾液滑进自己食道,哪里都去不了。


 


“这么多年了,我也早就不是13岁被吓破胆的小女孩。可是我的世界里没有多什么。我、我哥还有叶修,我们就像是三颗轨道交错的天体。其中一颗成了沉寂的死星,一颗是太阳一样的恒星,而我是一颗行星。第一枪炮师?荣耀女神?我身上的光热多是他们的反光,一部分源自十几年前,照到我身上的时候,那颗星已经不在了。一部分就在现在,引着我随着他旋转。我当然也喜欢荣耀这个游戏,月亮怎么会不喜欢自己身上的光呢?可是那光芒终究来自太阳。如果太阳不在了,那她也不会再亮了。”


 


“我是这么想的。虽然很不大气,又任性,但我就是这么想的,又能拿我怎么样呢?”苏沐橙说。


 


现实中的月亮也微微露出了个尖角,屋内稍微溜进了薄烟一样的清白光芒。虽然照不清任何东西,就像是浓黑的调色盘里滴进了豆粒大的白色水彩。黑还是黑,但终归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。


 


“你和叶修在一起后,我开始想未来。”


方锐突然由一个几乎在夜色中隐形的听众,变成了话题的焦点,这突然的改变,让他从骨子里升起了一股紧张。在叶修心里那杆天平上,如果苏沐橙在那头,那么这头上究竟有没有砝码可以压动分毫?方锐不知道。


真·荣耀女神也许可以。这可真是场荣耀女神和荣耀女神之间的战场。我的等级未够,鬼迷神疑和海无量两个封神了的角色加在一起也不行。他开起了自己的玩笑。


 


“我一开始非常非常失落。你要知道我认识叶修12年了。12年间他在感情的世界里寸步未动,这惯坏了我。十多年里我是他最亲密的人,比他亲弟弟都要亲。因为如果要进入叶修的世界,首先要进入荣耀的世界,而他亲弟弟这辈子都会是圈外人,如果他以后和别的女人结婚,那她也是圈外人。但是你出现了。我突然觉得,bing bang,”苏沐橙笑了下,“您的领地收到了侵入。很自大,对不对?”她对方锐说,指了指自己“女人,对不起,自私时间到。”


方锐静静地听着,苏沐橙的声音里有种东西,让他不再紧张。他心里甚至有了个模糊的预感在逐渐成型,呼之欲出。


 


“我开始想未来。这么长时间,我都还是那个把头藏在他脖颈里的小女孩。依偎着他的体温,呼吸着他呼出的空气。如果日后还有一道门,在他、在我们面前出现,我要怎么做呢?我可以站起来,在他后背上推一把,告诉他:去吧,我长大了。也可以重新吓得瑟瑟发抖,把他困在门外。你知道外界都盛传我们是情侣,荣耀男神和女神,堪比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童话,”苏沐橙说这句的时候,语气里有些方锐熟悉的小狡猾,“我甚至都想过:众望所归,那就干脆在一起吧,我当他的童养媳。”


 


这本来应该是让方锐心惊心寒的一句话。如果苏沐橙要嫁给叶修,十个方锐都拦不住。别说拦住了,直接就碾压成渣渣,比螂臂挡车都不如。


但他的心却没有感到刺痛,甚至最开始苏沐橙讲叶修在床头守了她一夜的时候,都比现在更让他难受。他想起了苏沐橙说的“想未来,想爱”,突然脑内灵光一闪,简直像是提前预支了一年份的情商。


“但是你不爱他。”他突然明白了。


 


苏沐橙不爱叶修?听起来像个弥天大谎。如果不是在现在这种语境里,方锐听任何人说这么一句,都会竖起两个中指说:“太甜了,小傻瓜”。


但是现在他自己明白了。


 


苏沐橙显然也没想到方锐明白了,语气很惊讶:“你懂?”然后她若有所思地说:“对,你当然懂。你毕竟把他拐到床上去了嘛。”


方锐的脸突然有些发烧,同时又心生了几分得意洋洋。


现在的姑娘们,真不矜持//////w//////


 


“情侣间相处,是会有冲动的吧?那是什么感觉?”苏沐橙好奇道。


 


“就是特别想干他。有时候看见他那得瑟样就心里痒痒,”方锐捶了一下沙发,表示自己强烈的情绪,他毕竟在苏沐橙面前还是有廉耻的,脑内的画面有些还是没说。他想把叶修随便压在哪堵墙上,把手指伸进他嘴里搅他的舌叶,让口水顺着他的脖子流进他的衣领里。他想低下头去含叶修的下体,让叶修失控地呻吟出声,那漂亮地不像话的手指抓着他的头发,却使不上气力。他想进入他。他想要他。想操他。


 


方锐咽了口唾沫,喉咙发干,在黑夜里声音显得异常的大,自己都被这突然涌起的急切吓了一跳。


 


他拿双手搓了搓脸,声音闷闷地还一颤一颤,“总而言之,就是觉得他总勾引我,天知道那货尼玛怎么就那么馋人?我不想说他性感,可是我特么就是动不动就对他上火!方锐你完了。”他悲惨地总结陈词。


 


“啧啧。”苏沐橙发出了两声感叹,“我听得有点儿想打你。为什么不是叶修上你?”


 


方锐急了,“他特么要是想上我也行呀!关键是他想么!他想么!这特么不是我最悲惨的么!我要是不找他,那货绝壁自己撸呀!那歌怎么唱的?人说谈感情,先认真的就不会赢。我特么连内裤都输出去了有木有!”


 


“····节哀?”


这串感情丰沛的炸弹连苏沐橙都感到了狂暴,犹犹豫豫地安慰了方锐一句。


 


突然吵起来之后,静就显得更静了。苏沐橙和方锐一时间没说什么,让安静兀自地发酵 了片刻。




打破安静的是苏沐橙,“即使想明白了我对他不是那种爱,我还是不愿意让他走。”她伸手翻开了笔记本的屏幕,光照在苏沐橙脸上,方锐心里忍不住感慨,她可真漂亮。这只是对美的一种条件反射般的欣赏。


苏沐橙确实很美。美得让人第一眼看过去之后,不会多想,想她是怎样一个人,想她背后有怎样的生活。大家都对美女的生活有一个固有的认知:美女一定生活地很滋润,很幸福。她这么漂亮,大家都宠着她,一定要什么有什么。大家都下意识这么想。


 


“一叶之秋。一枪穿云。”她专著地看着屏幕上的两个并肩站着的角色,转头对方锐说,“我哥苏沐秋,他荣耀玩得也特别好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。”方锐说。


 


“他有个神枪手的账号叫秋木苏。秋木苏,一叶之秋,这世上本来应该有个战斗法师和神枪手的组合叫双秋组合的!什么双一组合?听起来像打麻将!”苏沐橙重重地点掉了播放器上的红叉。


 


双秋组合···双丘组合···听起来像什么岛国片的名字···刚有些精虫上脑的方锐大大现在很不纯洁。当然这槽他现在也就敢在脑子里想一想,还得迅速扔到脑内回收站里。


 


“刚我做梦的时候,想明白了一件事儿。”关掉了视频的苏沐橙心态平和了不少,她口气淡淡的。


但是方锐却警觉了起来。苏妹子刚刚哭了呀,应该就是这梦里的事儿了。


 


“在梦里,我跟他说:你和我哥要是能组合,肯定比孙翔和周泽楷强。叶修点头说:是。然后抽烟抽到一半儿的时候,突然转头问我:沐橙,你哥是玩儿哪个职业的来着?我呆住了。然后就看他和吴雪峰并着肩,讨论着什么,兴高采烈地走远。我在原地大叫他的名字。他回头,朝我招手,笑得特别灿烂,他跟我说:沐橙,快过来,嘉世得了三连冠呢,就等你呢!我说:真好!但你不记得秋木苏了吗?你们两个配合得特别好!然后他瞅着我笑得特别宠溺,摸了摸我的头说:说什么呢,傻丫头,我们两个配合地才特别好呢。”


“话音刚落,我就变成了沐雨橙风,他是一叶之秋,我们两个站在一片燃烧的大地上,对面一个气功师攻过来,我下意识抬手就是一个悬磁炮,他一杆却邪在我的炮影中穿出,圆棍舞把敌人摔倒在地。然后他回头满脸赞许地朝我说:炮飞矛,就说我们才是最佳搭档!我急了,我说:可是我哥苏沐秋他玩得更好!然后一切战火和硝烟都消失了,我们变回了普通的我们。叶修一脸困惑地跟我说:苏沐秋是谁?我生气了,朝他喊:开什么玩笑!我哥呀!苏沐秋!荣耀玩得特别好!他小心翼翼地过来碰了碰我的脸,说:从来就没有什么苏沐秋呀。我眼圈都红了,我说:你怎么能忘了他?叶修一脸心疼,用指肚帮我抹掉眼泪:沐橙你看,真的没有呀,如果那个苏沐秋荣耀玩得特别好,怎么十年了,从来没有他的名字?”


“然后我们的身后突然亮起了一个投影,就是果果用来放比赛的那种。从第一届开始一届一届冠军队,最佳搭档,最佳新人,单挑之王,最有价值选手,这些奖项的名字一个一个的飘过。叶修指着我们两个的最佳搭档奖说:沐橙不哭了呀,你看,我们在那儿呢,不哭了。我看着韩文清、郭明宇、吴雪峰、王杰希、黄少天、喻文州等等等等一个个名字飘过,难过得不行,越哭越伤心,我说:他怎么能在那儿呢?他没参加过职业联盟呀!一次都没有!叶修抱着我,一脸疑惑,这时候联盟的那些家伙们从屏幕上走下来,纷纷说着‘从来就没听过苏沐秋呀’‘那是谁’‘不知道呀’。”


“我看着叶修一脸疑惑加担心的脸,越看心越凉,我心说:完了,全世界只有两个人记得苏沐秋。现在一个人忘记了,如果只剩下我坚持说苏沐秋存在,那苏沐秋真的存在吗?没人能证明。我怎么能向大家证明一个全世界只有我记得的人真的存在过?我怎么能证明他真的活过,不是出自我的想象和编造?没办法呀。我们两个人的记忆互相支持,但是现在叶修都忘记了苏沐秋,大厦哗啦啦倾倒,我哥17年的短暂人生都变成了一片废墟。”


 


苏沐橙说了好大一段,方锐此次忍不住打断她,给她一个拥抱。就像叶修很久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,拍着她的背在她耳边说:“这都是梦。都是梦。”


 


“嗯,”苏沐橙轻轻地挣脱,“梦里的人比较迷糊嘛。还有君莫笑和千机伞呢。但全世界只有我和叶修,为苏沐秋的死全心全意地哀悼,为他没来得及施展的才华痛惋。全世界有六十亿人,却只有我们两个。我和叶修便是那证明存在的未亡人。就是这个梦让我明白了,我为什么觉得领地受到了侵犯。我心中一直有个小屋,虽然又脏又破,却是我最喜欢最喜欢的地方。里面只住了三个人,因为其中一个人不在了,它就被时间定格了。新的人谁也别想进来,里面的人我也不希望他离开。”


苏沐橙说。


 


此时的月光已经变得明亮清冷,窗角探出了几颗星偷窥的眼睛。方锐看着眼前的漂亮姑娘,听她讲梦里的心事,心软成了一滩水。


他拍了拍她的头,笑了。


“苏妹子,你可真漂亮。”方锐说,“真的,虽然我现在算是步入了基佬大门吧,但是真心觉得你很美。”


 


苏沐橙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明所以。


 


“我们都这么努力地生活着,都担得起一个很好很好的未来。”方锐说。


“你还记得你讲的故事里,那个在最深的黑暗中发光的人怎么说的吗?”方锐说:“他说:‘别怕,沐橙,有我呢,我一直在。你信我,沐橙,信我。’”方锐说着说着有些动容。


“如果一个17岁不到的大男孩都恪守了他的诺言,那他现在成人了,27岁了,快三十而立了,你还怕什么呢?”他真替叶修骄傲。虽然那个时候的叶修,还不是他的叶修。


“别怕,沐橙,有他呢,他一直在。即使未来他爱上了谁,你也不用怕他会离开你们的那间小屋。你信他,沐橙,信他。”


 


方锐伸手用指肚划了一下苏沐橙的下眼睑。黑暗中击鼓的心脏叫月亮。


 


苏沐橙猛地给了方锐一个拥抱,然后提起笔记本,从沙发蓦地起来,走向了房间。方锐从茶几下一层摸出了一盒烟,抽出一根,点上,就静静地看着那个红点小口小口啃着烟草,吐着烟灰,白烟女郎摇曳着腰肢上场。


 


不知过了多久,门口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。绯闻男主角拎着一大袋塑料的饭盒登场。看见月光里的方锐愣了一下,扬了扬手,“哟,睡醒了,新神。”


 


他走到沙发处坐下,带着一股子饭香,“沐橙呢?”


 


方锐看着这个渴求了好久的家伙自投罗网,连皮肤都忍不住烧起来。如果是在阳光下,叶修就会看见方锐现在的瞳孔有多深。


他缓缓地靠近叶修,右手扶住他的头,给了他一个放佛能吮吸出彼此灵魂的深吻。趁叶修大口喘气的时候,在他耳边说:“她还在睡,我们别吵她。”声音因为情欲的原因都变了调。


 


缓过气来的叶修大大就开始作死,他一脸戏谑地说:“你好像不用我问:亲爱的是先吃饭,还是先吃我?”


但这次方锐没有按他预计地那样笑着扯皮。他原以为方锐会说:“那你就来个人体盛呗,节约资源!我们兴欣穷啊,叶修大大。”


 


方锐只是捧起了他的手,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吻了起来,眼睛盯着叶修不放。叶修的手本来就敏感,再加上方锐快把他吞入腹中似的目光,整个人都快烧起来。


这场无声的对峙持续了差不多有两分钟之久,叶修突然笑了,身体前倾趴在了方锐肩上,轻轻说了句:“累了,你给我揉揉。”


 


在方锐以为不可能的时候,


叶修却给他交了底。


月色真好。


 


 


FIN


 



有些感动或者恼怒的同学们先酝酿一下,给阿宿我回个帖,再往下看。下面全是“啊哈哈哈哈”的东西了!


看我这么业绩良心,大过年的大家赏个回帖呗(o´・ω・)_








LZ闲谈:


 


1、小段子:


码的时候出现了脑洞,哈哈哈,怕破坏气氛就放到后面给大家看吧wryyyyy


【苏沐橙显然也没想到方锐明白了,语气很惊讶:“你懂?”然后她若有所思地说:“对,你当然懂。你毕竟把他拐到床上去了嘛。”


方锐的脸突然有些发烧,同时又心生了几分得意洋洋。



点心大大你要小心了,江副队正在整装待出发。因为全联盟都知道,当你得意洋洋的时候,他就会有所行动= =+。】


 


2、朋友,你们听说过祝佳音么?


他是以前《大众软件》的名笔,我可喜欢他了,同时觉得他有点儿像全职里面的左宸锐


他写过一个知乎上有关“你遇到的最坑爹的游戏经历”的回答,那个“小菲达克暗黑天马”故事笑死我了。


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1100166


 



就是上面的第一个回答!

热度 630
时间 2017.06.17
转载自 心宿二捕获
评论
热度(630)